??南京林業大學 > 歷史文化 > 南林人的櫻花記憶

南林人的櫻花記憶

2017-03-22 09:12:39

<>
1 / 8
  • 南林人的櫻花記憶

    【南林新聞中心訊】這抹粉白色是無數南林人對春天最美好的記憶。每到初春時節,從老圖書館到生物技術大樓,全長215米的干道兩側,近80株櫻花一字排開,滿樹繁花織就南京林業大學最浪漫的風景。

    說起櫻花大道的來歷,時任林學院園林教研室副組長的王至誠教授回憶說,1964年行政辦公樓(現為生物技術大樓)竣工,樓前道路與老圖書館之間形成一條直線大道,需要選栽合適的行道樹。“當年我們的校園在綠化方面是綠色有余,彩色不足。”到底該種植什么樣的行道樹呢?校內眾專家經過反復調研、討論,考慮到這條道路寬度較窄,不適合栽大樹,只能種小喬木,最好是觀花樹種,以彌補校園色彩單一的不足。最后,大家一致決定種植日本早櫻。

    歲月悠悠,今天櫻花大道上最早的一批櫻花樹已年過半百,還有“70后”“80后”這批中堅力量,也不乏2000年以后培植的“新生勢力”。每到櫻花盛開時,都有大批校友回母校賞花、敘情。有校友站在櫻花大道前感慨:“前人栽樹后人乘涼,這得是幾代人的不懈努力,才能有今天花團錦簇的美景啊。”

    (感謝薛漢林、朱捷等師友供圖 編輯/方彥蘅)

  • 南林人的櫻花記憶

    【南林新聞中心訊】這抹粉白色是無數南林人對春天最美好的記憶。每到初春時節,從老圖書館到生物技術大樓,全長215米的干道兩側,近80株櫻花一字排開,滿樹繁花織就南京林業大學最浪漫的風景。

    說起櫻花大道的來歷,時任林學院園林教研室副組長的王至誠教授回憶說,1964年行政辦公樓(現為生物技術大樓)竣工,樓前道路與老圖書館之間形成一條直線大道,需要選栽合適的行道樹。“當年我們的校園在綠化方面是綠色有余,彩色不足。”到底該種植什么樣的行道樹呢?校內眾專家經過反復調研、討論,考慮到這條道路寬度較窄,不適合栽大樹,只能種小喬木,最好是觀花樹種,以彌補校園色彩單一的不足。最后,大家一致決定種植日本早櫻。

    歲月悠悠,今天櫻花大道上最早的一批櫻花樹已年過半百,還有“70后”“80后”這批中堅力量,也不乏2000年以后培植的“新生勢力”。每到櫻花盛開時,都有大批校友回母校賞花、敘情。有校友站在櫻花大道前感慨:“前人栽樹后人乘涼,這得是幾代人的不懈努力,才能有今天花團錦簇的美景啊。”

    (感謝薛漢林、朱捷等師友供圖 編輯/方彥蘅)

  • 南林人的櫻花記憶

    【南林新聞中心訊】這抹粉白色是無數南林人對春天最美好的記憶。每到初春時節,從老圖書館到生物技術大樓,全長215米的干道兩側,近80株櫻花一字排開,滿樹繁花織就南京林業大學最浪漫的風景。

    說起櫻花大道的來歷,時任林學院園林教研室副組長的王至誠教授回憶說,1964年行政辦公樓(現為生物技術大樓)竣工,樓前道路與老圖書館之間形成一條直線大道,需要選栽合適的行道樹。“當年我們的校園在綠化方面是綠色有余,彩色不足。”到底該種植什么樣的行道樹呢?校內眾專家經過反復調研、討論,考慮到這條道路寬度較窄,不適合栽大樹,只能種小喬木,最好是觀花樹種,以彌補校園色彩單一的不足。最后,大家一致決定種植日本早櫻。

    歲月悠悠,今天櫻花大道上最早的一批櫻花樹已年過半百,還有“70后”“80后”這批中堅力量,也不乏2000年以后培植的“新生勢力”。每到櫻花盛開時,都有大批校友回母校賞花、敘情。有校友站在櫻花大道前感慨:“前人栽樹后人乘涼,這得是幾代人的不懈努力,才能有今天花團錦簇的美景啊。”

    (感謝薛漢林、朱捷等師友供圖 編輯/方彥蘅)

  • 南林人的櫻花記憶

    【南林新聞中心訊】這抹粉白色是無數南林人對春天最美好的記憶。每到初春時節,從老圖書館到生物技術大樓,全長215米的干道兩側,近80株櫻花一字排開,滿樹繁花織就南京林業大學最浪漫的風景。

    說起櫻花大道的來歷,時任林學院園林教研室副組長的王至誠教授回憶說,1964年行政辦公樓(現為生物技術大樓)竣工,樓前道路與老圖書館之間形成一條直線大道,需要選栽合適的行道樹。“當年我們的校園在綠化方面是綠色有余,彩色不足。”到底該種植什么樣的行道樹呢?校內眾專家經過反復調研、討論,考慮到這條道路寬度較窄,不適合栽大樹,只能種小喬木,最好是觀花樹種,以彌補校園色彩單一的不足。最后,大家一致決定種植日本早櫻。

    歲月悠悠,今天櫻花大道上最早的一批櫻花樹已年過半百,還有“70后”“80后”這批中堅力量,也不乏2000年以后培植的“新生勢力”。每到櫻花盛開時,都有大批校友回母校賞花、敘情。有校友站在櫻花大道前感慨:“前人栽樹后人乘涼,這得是幾代人的不懈努力,才能有今天花團錦簇的美景啊。”

    (感謝薛漢林、朱捷等師友供圖 編輯/方彥蘅)

  • 南林人的櫻花記憶

    【南林新聞中心訊】這抹粉白色是無數南林人對春天最美好的記憶。每到初春時節,從老圖書館到生物技術大樓,全長215米的干道兩側,近80株櫻花一字排開,滿樹繁花織就南京林業大學最浪漫的風景。

    說起櫻花大道的來歷,時任林學院園林教研室副組長的王至誠教授回憶說,1964年行政辦公樓(現為生物技術大樓)竣工,樓前道路與老圖書館之間形成一條直線大道,需要選栽合適的行道樹。“當年我們的校園在綠化方面是綠色有余,彩色不足。”到底該種植什么樣的行道樹呢?校內眾專家經過反復調研、討論,考慮到這條道路寬度較窄,不適合栽大樹,只能種小喬木,最好是觀花樹種,以彌補校園色彩單一的不足。最后,大家一致決定種植日本早櫻。

    歲月悠悠,今天櫻花大道上最早的一批櫻花樹已年過半百,還有“70后”“80后”這批中堅力量,也不乏2000年以后培植的“新生勢力”。每到櫻花盛開時,都有大批校友回母校賞花、敘情。有校友站在櫻花大道前感慨:“前人栽樹后人乘涼,這得是幾代人的不懈努力,才能有今天花團錦簇的美景啊。”

    (感謝薛漢林、朱捷等師友供圖 編輯/方彥蘅)

  • 南林人的櫻花記憶

    【南林新聞中心訊】這抹粉白色是無數南林人對春天最美好的記憶。每到初春時節,從老圖書館到生物技術大樓,全長215米的干道兩側,近80株櫻花一字排開,滿樹繁花織就南京林業大學最浪漫的風景。

    說起櫻花大道的來歷,時任林學院園林教研室副組長的王至誠教授回憶說,1964年行政辦公樓(現為生物技術大樓)竣工,樓前道路與老圖書館之間形成一條直線大道,需要選栽合適的行道樹。“當年我們的校園在綠化方面是綠色有余,彩色不足。”到底該種植什么樣的行道樹呢?校內眾專家經過反復調研、討論,考慮到這條道路寬度較窄,不適合栽大樹,只能種小喬木,最好是觀花樹種,以彌補校園色彩單一的不足。最后,大家一致決定種植日本早櫻。

    歲月悠悠,今天櫻花大道上最早的一批櫻花樹已年過半百,還有“70后”“80后”這批中堅力量,也不乏2000年以后培植的“新生勢力”。每到櫻花盛開時,都有大批校友回母校賞花、敘情。有校友站在櫻花大道前感慨:“前人栽樹后人乘涼,這得是幾代人的不懈努力,才能有今天花團錦簇的美景啊。”

    (感謝薛漢林、朱捷等師友供圖 編輯/方彥蘅)

  • 南林人的櫻花記憶

    【南林新聞中心訊】這抹粉白色是無數南林人對春天最美好的記憶。每到初春時節,從老圖書館到生物技術大樓,全長215米的干道兩側,近80株櫻花一字排開,滿樹繁花織就南京林業大學最浪漫的風景。

    說起櫻花大道的來歷,時任林學院園林教研室副組長的王至誠教授回憶說,1964年行政辦公樓(現為生物技術大樓)竣工,樓前道路與老圖書館之間形成一條直線大道,需要選栽合適的行道樹。“當年我們的校園在綠化方面是綠色有余,彩色不足。”到底該種植什么樣的行道樹呢?校內眾專家經過反復調研、討論,考慮到這條道路寬度較窄,不適合栽大樹,只能種小喬木,最好是觀花樹種,以彌補校園色彩單一的不足。最后,大家一致決定種植日本早櫻。

    歲月悠悠,今天櫻花大道上最早的一批櫻花樹已年過半百,還有“70后”“80后”這批中堅力量,也不乏2000年以后培植的“新生勢力”。每到櫻花盛開時,都有大批校友回母校賞花、敘情。有校友站在櫻花大道前感慨:“前人栽樹后人乘涼,這得是幾代人的不懈努力,才能有今天花團錦簇的美景啊。”

    (感謝薛漢林、朱捷等師友供圖 編輯/方彥蘅)

  • 南林人的櫻花記憶

    【南林新聞中心訊】這抹粉白色是無數南林人對春天最美好的記憶。每到初春時節,從老圖書館到生物技術大樓,全長215米的干道兩側,近80株櫻花一字排開,滿樹繁花織就南京林業大學最浪漫的風景。

    說起櫻花大道的來歷,時任林學院園林教研室副組長的王至誠教授回憶說,1964年行政辦公樓(現為生物技術大樓)竣工,樓前道路與老圖書館之間形成一條直線大道,需要選栽合適的行道樹。“當年我們的校園在綠化方面是綠色有余,彩色不足。”到底該種植什么樣的行道樹呢?校內眾專家經過反復調研、討論,考慮到這條道路寬度較窄,不適合栽大樹,只能種小喬木,最好是觀花樹種,以彌補校園色彩單一的不足。最后,大家一致決定種植日本早櫻。

    歲月悠悠,今天櫻花大道上最早的一批櫻花樹已年過半百,還有“70后”“80后”這批中堅力量,也不乏2000年以后培植的“新生勢力”。每到櫻花盛開時,都有大批校友回母校賞花、敘情。有校友站在櫻花大道前感慨:“前人栽樹后人乘涼,這得是幾代人的不懈努力,才能有今天花團錦簇的美景啊。”

    (感謝薛漢林、朱捷等師友供圖 編輯/方彥蘅)

更多>>

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肯定牛